游客发表

重庆“棒棒”用十年扛出一套房

发帖时间:2020-06-03 21:03:40


王先生心动之下,重庆借了24800元报名国太教育的高端班,给我说是‘包过班,想退钱都没有机会。

室外篮球场就在入口边,年扛保安一边提醒着篮球少年们,一边向记者解释:打篮球已经属于聚集性活动,所以我们这儿要求必须戴口罩。文中王薇、棒棒许文、陈浩均为化名新京报记者李一凡实习生马婕盈。

4月17号给老师反映,年扛老师建议大家给公司打电话取消,然后向税务部门投诉。在公园的入口,重庆保安负责地指挥大家排队、间隔进园。北京市体育局在官网近日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全市体育健身场所安全有序开放工作方案》的通知,棒棒将分阶段、棒棒有序安全地推进室外、室内体育健身场所开放

据陈浩提供的一份他与学院辅导员的聊天记录显示,套房辅导员称,如果你们参与了项目,就会用你们的信息来发钱,其他的我都不清楚。

李刚介绍,重庆获取大学生个人信息后,重庆一种是把大学生伪装成公司员工,少缴纳企业所得税,企业在做账时,雇用子虚乌有的人虚假发放工薪,企业的应税所得减少,就可以更少缴纳企业所得税。

棒棒西北工业大学明德学院的学生许文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据王薇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年扛QQ群中已有800余人。

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刚介绍,套房企业冒用大学生个人信息,会影响学生父母申报教育经费专项扣减,甚至会影响学生就业之后的税务问题。企业在虚列大学生报酬时,棒棒需要大学生的身份证等个人信息,因此也存在着信息泄露的问题。上周末,年扛这里就停业一天。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重庆个人所得税APP上显示,在2020年1至4月,他的收入合计为13800元。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